<td id="5cvv0"></td>
    <acronym id="5cvv0"><label id="5cvv0"></label></acronym>
  • <td id="5cvv0"></td>

    1. 您好,歡迎光臨! 登錄  |  注冊

      成都建城史向前推進上千年

      信息來源:四川日報    發布時間:2023-07-07    瀏覽次數:4

      當年金沙遺址發掘現場。
      銅立人像
      玉璧
      銅人面形器
      玉貝
      金面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吳曉鈴
        ●距今約3500年時,金沙先民通過濱河祭祀的浮沉方式,把象牙、漆木器、石器等扔到濱河的湖沼,獻給心中的神靈
        ●除沒發現城墻外,金沙遺址的聚落結構和三星堆沒有太多區別,應是分別位于岷江流域和沱江流域的兩個都邑中心
        
      22年前,成都金沙遺址的意外發現,成為21世紀初中國最重要的考古成果。精致而充滿浪漫色彩的太陽神鳥金箔,更是一舉成為中國文化遺產的標志符號。今年5月,300多萬字的《金沙遺址——祭祀區發掘報告》由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吸引了學術界的關注。這套5冊的“考古中國”甲編第001號專著,以豐富和翔實的材料,證實了成都金沙遺址擁有延續1000年的祭祀文化,為研究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的關系以及古蜀文明發展范式和動力等,提供了豐富的材料。
        值得一提的是,該報告首次建立了祭祀區完整的年代框架和分期體系,距今約3500年時金沙遺址開始祭祀的認識,將史料記載的成都在公元前316年建城的歷史一舉提前了上千年。
      何時開始祭祀?
      距今約3500年就有濱河祭祀行為
        2001年,成都金沙遺址在房地產開發中重見天日。金器、玉器、象牙、青銅器等大量出土文物以及此后勘察出接近5平方公里的遺址面積,證明這是繼三星堆后,古蜀時期又一處都邑中心所在地。
        金沙遺址的先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在此繁衍生息的?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周志清是《金沙遺址——祭祀區發掘報告》的主筆。他表示,根據考古材料來看,金沙遺址在距今4000年左右就有人類在此活動??脊湃藛T在此發現了房址、灰坑、墓葬、生活遺跡等,在成都摸底河南北一帶呈點狀分布。距今3500年左右,金沙先民開始祭祀活動,這個行為一直持續到距今2500年左右,延續時間長達千年。
        金沙遺址祭祀區南北長125米、東西長90米,是一個西北—東南走向、大致呈長方形的土臺,土臺堆壘最深處達4米??脊虐l現,這處土臺是人們長期有意識地利用古河道改道后形成的低洼地勢斜坡堆積而成的。
        2001年2月,成都西郊金沙村修建蜀風花園大街,在梅苑東北角開挖下水溝時,發現了大量玉石器、銅器和象牙。因文物具有濃厚的祭祀特質,學術界確認這是一處專門的大型祭祀區。
        讓人意外的是,這種祭祀活動,在距今3500年前就已經出現了。
        “一開始,他們(金沙先民)應該主要是把物品扔到濱河的湖沼。這種祭祀方式被稱為‘浮沉’,出現的時間不晚于距今3500年?!敝苤厩逭f,在這種濱河祭祀中,金沙先民把象牙、漆木器、石器等獻給了他們心中的神靈。這些3500年前的黑漆髹底紅彩裝飾的漆器,是成都漆器發展脈絡目前能追溯到的最早證據,顯示出成都漆器深厚的歷史底蘊。
        從距今3300年到2900年左右,也就是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這一階段,是金沙遺址祭祀文化最發達的時期??脊湃藛T發現這一階段的祭祀除了“浮沉”外,還盛行瘞埋、燎祭的方式,祭祀物品包括石器、玉器、象牙、金器、銅器等。
        到距今2800年左右至2500年左右,也就是大約西周晚期到春秋時期,大量動物牙齒和獸骨以及陶片,是這段遺存最典型的堆積和組合形式,遺址中只發現了相對較少的玉器、石器、銅器、金器。這表明,伴隨著衰落,雖然祭祀中心仍在使用,但祭祀物的體量已遠不如從前。
        到春秋晚期,這一階段的遺存呈現出明顯的衰敗之象,已無祭祀遺跡,典型禮儀性遺物也幾乎難以辨識。此時,古河道遺存中雖然仍可尋見一些禮儀性遺物,但全然不見禮儀性遺跡,而且古河道曾對祭祀區發生過大規模的侵蝕事件。再加上古河道內未見戰國早期和漢代遺物,說明在春秋晚期時,金沙遺址祭祀區大概率已被完全廢棄。
        周志清說,金沙遺址祭祀區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在長達1000年的時間里,祭祀區未曾位移,顯示祭祀中心的超穩定性特征,奠定了金沙遺址作為古蜀時期都邑性遺址的歷史基點。在考古視野下,金沙遺址有著穩定的祭祀中心、宏大的建筑群、復雜的功能分區和社會結構等,具備中心都邑的諸多要素。
        當距今約3500年時第一縷祭祀火光出現在金沙遺址時,這昭示著成都城市文明的誕生,“金沙遺址當是成都城市文明之根,成都建城的歷史完全可以追溯至早商時期?!?/span>
      承襲還是并行?
      金沙和三星堆或是古蜀雙中心
        長期以來,學術界有一個主流觀點:三星堆祭祀坑是三星堆文明走向衰落的標志。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擁有同樣發達的祭祀傳統和相近的禮儀性遺物,極可能是三星堆文明衰落后,都邑中心遷移到了金沙。
        三星堆祭祀坑的測年數據顯示大致在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如果金沙在距今約3500年的商代早期就已開始持續不斷的祭祀行為,那它和三星堆還是承襲關系嗎?“我個人認為,根據現有的材料來看,商代晚期至西周前期,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代表了兩個并行不同的區域中心?!敝苤厩灞硎?。
        2001年至2019年,考古人員對金沙遺址進行了多次考古發掘。他們發現,在面積近5平方公里的遺址范圍內發現規模大、等級高的祭祀中心,還在遺址北面發現多處大型建筑,疑似宮殿區。此外,還發現3000多座墓葬、8000多個灰坑、200個陶窯以及100多個建筑遺跡,出土9000多件金器、銅器、玉器、石器、漆木器以及數百根象牙和數以萬計的陶器。
        “可以說,除了沒有發現城墻外,金沙遺址的聚落結構和三星堆沒有太多區別。它應該和三星堆一樣,是分別位于岷江流域和沱江流域的兩個都邑中心?!敝劣诮鹕尺z址沒有發現城墻,周志清認為,這可能代表著古蜀都邑形態不同的發展模式。
        在商周時期甚至更早的新石器晚期,包括浙江良渚古城、陜西石峁以及成都寶墩遺址,都有高聳的城墻,三星堆遺址也有這個做法。然而,在商代,當商王將國都遷到安陽殷墟后,卻沒有修筑城墻?!耙驗樯掏醭敃r非常強大,其他方國諸侯沒有實力與之抗衡,無須修建工程浩大的城墻來保護都城。在被認為極可能是夏都的河南二里頭遺址,迄今為止同樣沒有發現城墻?!?/span>
        周志清說,目前的考古材料顯示,在三星堆祭祀坑的埋藏年代,金沙遺址已進入最發達的時期,是岷江流域的一個中心都邑,也是十二橋文化對外擴張最廣泛的時期?!八膭萘Ψ秶钡疥兡系臐h中盆地;東至渝東鄂西之際,即夔門巫山之間,東南可至烏江流域;西南至大渡河和青衣江流域。當周邊的聚落已經可以拱衛金沙時,它和成都羊子山土臺、十二橋遺址等一起構成一個更大體系的都邑格局,自然不需要修筑城墻保護自己。這種聚落結構,將極大地改變當前對古蜀文明發展模式與都邑形態單一認識的局面?!?/span>
        此時的金沙和三星堆一樣,依然是一個神權國家。不同于中原地區同時期以祖先、人鬼崇拜為祭祀對象,金沙祭祀區成為祭祀自然神祇的圣地。無論是翩翩欲飛的太陽神鳥金箔,還是祭天祀地的玉璧、玉琮,都是金沙先民自然崇拜的證據。
        “金沙遺址祭祀區延續上千年,皆因當時的人們對大自然以及人類本身缺乏認識,他們相信萬物有靈,出于依賴或畏懼心理,產生了原始自發的宗教信仰?!敝苤厩逭f,尤其是在全新世期間,全球進入災變氣候期。根據目前的科學材料,古蜀地區環境也不能例外,表現為多年性持續干旱并伴以突發性洪水的酷烈氣候?!白兓療o常的環境和人類自身認識的限制,催生了古蜀人瘋狂的自然崇拜,以及浮沉、瘞埋、燒祭、血祭等復雜的祭祀方式?!畵碛泻蜕耢`溝通能力’的巫覡,在當時的神權體系下,相當于統治階層?!?/span>
      神權為何衰落?
      可能是天災人禍導致改朝換代
        神權體系下的三星堆和金沙,最終未能得到神靈的持續庇佑。
        考古材料顯示,三星堆遺址曾經因為鴨子河和馬牧河洪水遭受嚴重破壞。金沙遺址考古同樣表明,在春秋中期以來,古河道發生過向南的大規模侵蝕事件,導致洪水淹沒過祭祀區。此前摸底河的改道,催生了祭祀區形成的自然條件,但此后的改道,也極可能成為導致其最終漸漸衰落的外部因素之一。
        周志清表示,目前金沙遺址發現的人工挖掘溝渠多達上百條,可見其聚落內部有著復雜的排水系統。這些溝渠一方面起到了聚落分區的作用,但主要功能可能還是排泄洪水。
        放眼成都平原,很多漢代地層以前的次生堆積中夾雜的陶片,沖刷痕跡明顯,是洪水沖擊后的狀態。其中,在市區的十二橋遺址中,考古人員還發現了這里的商代建筑構件呈西北至東南向倒坍,一些大圓木構件也發生了明顯的位移現象,推測與洪水襲擊有關。
        金沙最終在距今2500年左右走向衰落。除了惡劣的自然環境,更重要的,可能是神權體系中的祭祀行為對資源的大量消耗,掏空了社會,最終占主導地位的族群被另一個群體推翻。
        歷史的真相,遺留在考古人員發現的無數蛛絲馬跡上。周志清說,在商周時期的金沙遺址里,發現了大批玉匠墓,有玉石條及陶器等隨葬品。這批玉匠,可能就是為神權體系服務的群體,是當時的技術精英。然而,從春秋早期開始,盡管祭祀活動仍在進行,但以玉器、金器等貴重資源為主的禮儀性器物明顯減少。此后,只有少量玉器和石器,直到最終消失,意味著以其為維持基礎的神權體制的衰落。
        “通過耗費巨大資源與能量維系的祭祀活動和禮儀性物品的生產,是神權社會賴以存在的機制。但是,當整個社會為維持神權體制而透支能量、耗竭資源,無法再從物質上維持神權象征地位與權力基礎時,再加上大范圍洪水事件的內憂外患,這個社會的解體就不可避免。祭祀區春秋晚期祭祀遺物銳減,正是金沙古蜀人資源過度消耗和神權體制衰落的物化反映?!敝苤厩灞硎?。
        那么,取代他們的是哪個群體呢?答案或許就是金沙遺址發現的船棺葬的主人們。2000年,成都商業街船棺葬遺址的發現,曾經獲評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些船棺葬的主人,被認為極可能是古蜀時期開明王朝的家族墓地甚至就是蜀王的墓葬。周志清介紹,在此后金沙遺址的考古工作中,也曾發現了大量船棺葬,并且它們在商周之際就已出現在金沙遺址。彼時,這些墓葬中盛行隨葬磨石?!八麄兛赡芘c春秋時期的職業軍人一致,是維系當時金沙神權社會的軍事力量,但其尚不屬于神權社會的統治階層?!?/span>
        然而,伴隨著神權體系的衰落和以船棺葬為代表的新勢力的崛起,古蜀政權最終改朝換代。
        這種政權的更迭,在古代文獻中也有所反映。周志清說,古蜀開明王朝取代杜宇,就是大約在公元前6世紀開始的?!耙源自釣榇淼墓攀裥屡d統治階層,為維護其統治的合法性,強調出身或身份的優先性,必然對舊有文化傳統進行揚棄。為同舊傳統切割或受以楚文化及階層替代變化等影響,磨石隨葬習俗也被拋棄?!?/span>
        周志清說:“商業街大型船棺葬墓地的發現,彰顯戰國時期船棺葬群體已然成為古蜀國家的統治階層,古蜀社會完成由神權社會向國家形態的轉變?!弊罱K,在經歷天災人禍和內憂外患的打擊下,興盛千年之久的金沙古蜀中心退出了歷史舞臺。(本文圖片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
      官方微信

      掃描二維碼
      關注培訓基地官方公眾號

      回到頂部
      av免费三级片国内A一级_中文字幕www行行色_欧美性爱动图3W女人裸体_自拍在线云播放欧美
      <td id="5cvv0"></td>
      <acronym id="5cvv0"><label id="5cvv0"></label></acronym>
    2. <td id="5cvv0"></td>